王传涛时评 发表于14-07-30 08:50:05

“预谋式上访”是莫大的讽刺 王传涛   “7名访民集体喝农药”事件发生后,中国青年报社在第一时间向有关部门报告的同时,即派多路记者展开调查。调查发现,这起集体自杀事件是经过精心策划组织的,其目的是引起媒体和政府关注。有关证据显示,策划者另有其人。据了解,访民早上到达报社后并未主动沟通,“他们没说要见谁,或者要送什么材料,我问他们什么事儿,他们就笑笑”。他们统一着装,统一拿着农药,统一喝下了一瓶盖剂量的农药,旁边有两个人在摆拍,一人用单反相机。(7月29《中国青年报》)   在看到《中国青年报》在报道此文时用到的“预谋已久”和“策划者另有其人”等字眼时,许多公知与网友怒了。许多人认为,这样的策划和预谋,是以牺牲生命为代价的,哪有这样的策划和预谋;也有人认为,这是在抹黑访民,也是报社想摆脱“预谋”与“策划”的嫌疑。于是,在报道出现的7月29日,网上对“预谋已久”和“策划者另有其人”的用语所拍的板砖相信可以垒长城了。   如果以“预谋”和“策划”当成中性词,相信这篇报道也不会惹来如此大的争议。因此,我们也不妨还原当时的事实:统一着装、统一拿着农药、喝下相同剂量的农药、并有人拍照……这些事实叠加在一起,至少是能够说明,这样的一起“自杀式上访”背后,应该是另有高人。但是,笔者要强调的是,即便上访是有预谋的、提前策划的,这也不应该怪罪于报社的中性报道,也不能怪罪于访民们的处心积虑,而要问一下,为什么我们身边会存在一种叫做“自杀式上访”的现象?为什么连维权上访这样的最为直来直去的事,也需要有“智者”在背后出谋划策?这讽刺了谁、又嘲笑了谁?   这是一个斗智斗勇的时代,尤其是关于上访或信访。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真真实实地语境。某次我回到老家,听到一位老乡说起到北京上访的事,他对我说,他们到北京上访,都必须像当年的地下党一样神秘,就是几个人的密谋,甚至不想让自己的老婆孩子知道,比如几点坐高铁到北京、到什么单位去反映、几点回来并且傍晚还要出现在农田里或是工作岗位上,这都必须经过详细而周密的安排。而一旦走露风声,事情坏露,没公职的可能就要被教育、有公职的可能财政饭碗不保,哪怕是家中成员有公职身份的,也会感觉到压力甚大。   因此,我特别能够理解在上访这事上出现“预谋加策划”的现象。出现这样的事,不能怪访民们如何如何,而要怪当下这个不正常、不健全甚至有些是非不分的上访与维权体制。比如,在“7名访民集体喝农药”这件事发生之前,当地村民不仅上过访而且也被截过访,还被教育过,上过学习班。当地县政府在北京办事处的人员,还在抓了人之后说“我就是土匪强盗”……加之越级上访现在已经被明令禁止,对于需要维权的人而言,给他们讲走正常的“来信来访”与上访,就像是给一些官场“大老虎”讲安徒生的童话。   更具讽刺意味的其实不是神马“预谋加策划”,而是在这样高超的“预谋加策划”之后,当地对于相关责任人的一些“罚酒三杯”式的处罚。据了解,在“7名访民集体喝农药”事件发生之后,相关部门包括当地政府不可谓不重视,江苏省委很快派出调查组,并于本月22日下午确认有关部门在2013年旧城改造项目中确有违规问题,并据此给予泗洪县委书记徐德党内警告处分。七名访民以生命为代价、在智者的帮衬下,导演的如此悲壮而又影响颇大的“自杀式上访”最终却只是换来当地主要负责人的“警告处分”,这让我国信访体制情何以堪?   访民们在上访过程中付出的巨大代价与上访看似成功之后相关责任人员的“罚酒三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预谋也好,提前策划也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便访民请了多么富有智慧的精神领袖与智囊团来出谋划策,访民们总是也得不到那个想要的结果,相关官员也总得不到一个合理的处分。所谓希望,到头来其实是失望与绝望。

王传涛时评 发表于14-07-30 08:50:33

“预谋式上访”是莫大的讽刺

调皮的月亮 发表于14-07-30 08:56:13

请问这七人最后有没有危险

调皮的月亮 发表于14-07-30 08:56:30

喝了农药抢救过来了吗

勤劳的顶贴工 发表于14-07-30 09:09:04

别问我是谁,我是勤劳的……

龙本逍遥我 发表于14-07-30 09:14:28

7名访民集体喝农药...

调皮的月亮 发表于14-07-30 09:16:07

不赞成集体喝药的作法,有一种制约感

调皮的月亮 发表于14-07-30 09:16:32

用生命解决问题不值得提倡

侬情惬意 发表于14-07-30 12:05:09

这是一个斗智斗勇的时代

侬情惬意 发表于14-07-30 12:05:32

。。。。。。。。。。。。。。。   最后抢救过来了  

侬情惬意 发表于14-07-30 12:06:13

我讨厌那种站在桥上准备跳桥的人     

页: [1]